唐代诗人韦应物在《夏至避暑北池》中写到“昼晷(guǐ)已云极,宵漏自此长。”《恪遵宪度抄本》中记载“日北至,日长之至,日影短至,故曰夏至。”夏至的极致之处早早地就被我们的祖先所感知。每年的6月21或22日,太阳到达黄经90°时,进入夏至节气,这时太阳几乎直射北回归线,北半球的日照时间最长,而且越往北越长。例如我国海南三亚这一天白天长度可达13小时,而黑龙江漠河日长则达17小时以上,南北两地日长差达4个多小时。夏至之后,太阳直射点的位置逐渐南移,北半球白昼逐渐缩短,因此民间有“吃过夏至面,一天短一线”的说法。

我国古人将夏至分为三候:“一候鹿角解,二候蝉始鸣,三候半夏生。”在古人看来,鹿角朝前生,属阳。夏至日阴气生而阳气始衰,所以阳性的鹿角便开始脱落。蝉始鸣指的是雄性的知了在夏至后因感阴气之生便鼓腹而鸣。半夏是一种喜阴的药草,在炎热的夏天开始生长。因此诗人左河水如此写道:“火轮渐近暑徘徊,一夜生阴夏九来。知了不知耕种苦,坐闲枝上唱开怀。”

夏至的到来,意味着气温继续升高,天气将更加炎热,但是这个时节地表接收的太阳辐射仍然比地面向空中散发的辐射多,所以夏至并不是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节,大约再过二十来天进入伏天,人们才会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“酷暑难耐”。

夏至以后地面受热强烈,空气对流旺盛,午后至傍晚常会出现积雨云形成雷阵雨甚至冰雹大风等气象灾害。这种天气来去匆匆,却破坏力极强,常常出现在天气预报描述中的“局部地区”。人们常说“雹打一条线”“夏雨隔田坎”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等,都形象地说明了这种对流天气的特点。由于这种天气系统局地性强、尺度小、发展又非常迅速,而且持续时间短,因而是所有的天气类型中最难预报的。比较而言,短时强降水预报算是强对流天气中较容易预报的一种天气现象,近年来我国短时强降水落区预报、小时雨量强度预报准确率稳步提升,强对流天气预报也更加精细化。

夏至节气的降水很关键,对农业产量影响很大,有“夏至雨点值千金”的说法。这时北方气温高,光照足,雨水增多,农作物生长旺盛,杂草、害虫迅速生长,需要加强田间管理,农谚说:“夏至棉田快锄草,不锄就如毒蛇咬。”此时田间的劳动工作量比平时大很多。夏至时节,正值长江中下游、江淮流域一带的“梅雨”季节,这些地区一般太阳普照时间较短,雨水多、热量足,为当地农作物的生长创造出一个雨热同季的有利环境。但空气潮湿,冷、暖空气频繁交汇,容易形成洪涝灾害,因此要注意加强防汛工作。

夏至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被确定的一个节气,民间有祭神祀祖、消夏避伏、吃面条、食粽子等多种习俗。有诗为证:“石鼎声中朝暮,纸窗影下寒温。踰(yú,同逾)年不与庙祭,敢云孝子慈孙。”“李核垂腰祝饐(yì),粽丝系臂扶羸(léi)。节物竞随乡俗,老翁闲伴儿嬉。”范成大的两首《夏至》描绘出夏至时节晚辈陪着长辈祭祀祖先,老辈伴着小辈竞随乡俗,嬉戏玩乐的安乐祥和景象。我国民间有“冬至馄饨夏至面”的说法,夏至时新麦已经收获,所以夏至食面也有尝新的意思。

夏季气温高,人体汗液分泌旺盛,同时一些蚊虫繁殖速度也很快,因此要防止传染病、肠道性疾病的发生和传播。除了注意消暑解渴外,情绪上也应尽量保持平静。唐朝权德舆(yú)的《夏至日作》“璿(xuán,美玉)枢无停运,四序相错行。寄言赫曦景,今日一阴生。”告诉我们时序时时变化,万物代代不同,不因外物所撼动,内心自然平静。

与冬至数九类似,我国民间也流传有夏至数九歌的不同版本,如:夏至入头九,羽扇握在手;二九一十八,脱冠着罗纱;三九二十七,出门汗欲滴;四九三十六,卷席露天宿;五九四十五,炎秋似老虎;六九五十四,乘凉进庙祠;七九六十三,床头摸被单;八九七十二,子夜寻棉被;九九八十一,开柜拿棉衣。

作息规律、起居有常,夏至来了,祝愿您顺心安康!

(责任编辑:杨利利)

作者:气象信息中心:范秀平